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唐网骗(七)

要进入倒计时了

虽然还没考完,不过现在处于放松期于是上来丢一发,这一章有小高能

 目录在这里

正文:

周五晚上八点的翠青依然客座满盈,可惜陈深提前订了包间,要不然唐山海就可以感受一把在门口那条长长的队伍后面排着是什么滋味了。

包间内唐山海已经就位,但是望着空荡荡的包厢,很显然另一位怕是要迟到了。

“嗒——嗒——”

唐山海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马上就到约定好的时间了。

“5,4,3,2......”

“对不起——”

陈深推开门的时间刚好是北京时间八点整。

“我没迟到吧?”陈深一脸无辜的问。

“......啊,没有,是我来早了。”

是陈深?!

是陈深。

看到陈深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唐山海说不震惊是假的,但是心里好像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竟然......真的是他......

“送的花收到了吗?”

“收到了。”想了想唐山海又接着补充道,“我很喜欢,谢谢。”

“喜欢就好,为了这些花我可是查了很久的资料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所有花店,不过你喜欢就好。”

唐山海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男人送花的行为触动到了,但是他送的那些花中确实有很多稀有品种,不见得多么名贵却是很难找的。

平时机灵的唐山海在陈深面前总是傻傻的,陈深一忽悠唐山海就上当。沉浸在甜言蜜语中的唐山海倒是忘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只需轻轻点一下几乎什么都能买到,跑遍整个城市?不存在的。

提到送花这个话题,唐山海忽然想起来一个困扰了自己很久的问题。

第三十天,也就是陈深约唐山海吃饭那天,花和卡片照常送了过来。

第三十一天,唐山海没有收到花和卡片。

第三十二天,继续缺席。

第三十三天,仍然缺席。

第三十四天,两人约会的日子,也就是今天。

唐山海想问为什么那天之后你就再也没有送过花,可是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这么无聊的问题,还是算了吧。

唐山海不知道的是这也是陈深计划中的一个环节,他的担心他的胡思乱想都在陈深的计划之中,所以唐山海更不可能知道对于这个计划哪怕是陈深其实也只有四成的把握。

所以对于唐山海究竟能不能上钩这个问题......在见到唐山海之前陈深也不敢打包票。不过在见到了本人之后,陈深这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地了。

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话又说回来,即便唐山海猜到了陈深是故意的也猜不透他的目的,所以最后还是同一个结局——乖乖上钩。

唐山海:“为什么约在这儿?”

陈深:“听说他们家是全城所有湘菜馆里最好吃的,正好我一直想来尝尝,这不是约上佳人一起吗。”

唐山海的嘴角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弧度,然而心里却止不住地吐槽:

人家约对象都是烛光晚餐,约湘菜馆不怕分手吗?!

很显然,唐某人把自己自动代入了“对象”这个位置,却忘了天下的妹子和汉子喜欢吃湘菜的多得是,比如他的前心上人徐碧城不就是个鲜活的例子吗。

更何况,陈深是故意的。

陈深:“我特意吩咐他们少放辣,如果你还是吃不惯的话我们就换家餐厅。”

唐山海:“麻烦了。”

唐山海本以为自己一定吃不下去,却没想到一筷子又一筷子,一盘又一盘,两人竟吃了不少。当然了,陈深肯定是主力,唐山海顶多是个辅助。不过对唐山海来说,能吃得津津有味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至少他好像明白了碧城那么喜欢来这儿的原因。

陈深本来都订好了一家上海菜餐馆,然而最后却只好退掉。唐山海肯来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了,约在湘菜馆不过是抱着试探的目的,哪想到唐山海不仅真的吃了还吃得很享受,虽然这是在消耗了好几壶茶的前提下。

    陈深不会忘记唐山海夹起牛肉时嫌弃的表情,不会忘记牛肉入口时唐山海皱起的眉头,本以为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却没想到他又犹豫的夹起了第二口,眉头依然紧紧的皱着不过却倔强的没有退缩,反而在吃了第三口后优雅的评价道:“味道还不错。”

究竟是翠青的菜太有魅力还是陈深太有魅力?嗯,两者缺一不可吧。

如果不是陈深,也许唐山海连尝都不愿意尝,或者只尝一口便不愿意再拿起筷子。

不,如果换作别的男人唐山海也许会问清对方的目的后直接走掉。

正因为是你,我才愿意浪费宝贵的时间。

吃完饭后照惯例肯定是看电影,不过陈深却拉着唐山海去了酒吧。虽然两人都是开车来的,最终在陈深的建议下却是步行到的目的地。

餐厅和酒吧都坐落在这条繁华的步行街上,从步行街的这头走到那头,能看到夜晚的霓虹灯和霓虹灯下享受夜晚的人群,他们共同构成了这座城市最美丽的装饰品。

陈深和唐山海只是他们中最不起眼的两位。

酒吧的吧台上陈深点了杯果汁喝得有滋有味,唐山海点了杯鸡尾酒慢慢的品着。

忽然间,陈深问了个把唐山海吓一跳的问题。

他问,你对我有感觉吗?

然后接着说,我喜欢你,你呢?

每次唐山海看陈深时他的眼睛都像兔子一样温柔无害,而此刻却像头猎豹,逼得唐山海无所遁形。

唐山海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有点心虚。

可是陈深却不想就这么简单地放过唐山海,他问:“你为什么要心虚呢?”

陈深嘴角勾起的弧度还是唐山海最熟悉的那一个,可是却撕去了无害的伪装,露出了猎人的真面目。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眼看着两片唇瓣快要亲上时陈深却停下了动作。

陈深拉起唐山海向里面跑去,而唐山海只能被动的跟着陈深的脚步。两人一直跑到男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才停下,陈深将唐山海拽进去后顺便将门销也别上,唐山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自己就被压在了冰冷的瓷砖墙上。

还不等唐山海喘口气儿陈深整个人就压了过来。

这是一场唇舌的较量。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经验更加丰富的陈深毫无疑问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初出茅庐的唐山海似乎输的有点惨。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在这场较量中真的存在绝对的赢家吗?

看两人分开后陈深的狼狈样不就知道了,虽然他的确更老道一点不过事实上他并没有很好过。

陈深:“对不起,我......有点冲动了。”

也许眼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转身走出这扇门,然后再也不要回头,可是唐山海的左手拉住了陈深的衣袖。

唐山海:“我也喜欢你。”还是那么清冷的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仔细听却能发现他的颤抖,不只是因为紧张的还是因为气息不稳。

唐山海抬眼注视着陈深,他目光中深藏的热情激励了陈深。

陈深放下了准备去开门的右手,转而搂上唐山海的腰,唇舌之间的第二次较量拉开帷幕。不过这一次的战况好像比第一次更加激烈。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