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唐网骗番外,西装PLAY,R18预警

唐网骗系列正文已完结

之前答应过的肉,不过我是标题党重点在下一章233333谁知道我两千字也没进入正文

以及,之前不是说新文没灵感吗,然后我翻我发的过去的文章时发现了这个(戳这里),本来是不打算写的不过我觉得人设还蛮符合深海的,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考虑考虑写出来。要是写的话弟弟和外甥的名字还拜托大家了。或者有人有别的提议也可以。

话说这个TAG还有人吗23333

OOC预警,有私设

正文:

徐碧城最近遇上一件烦心事,不过这事其实也和她没太大关系——她的两个好朋友唐山海和陈深吵架了,两人本是恋人如今却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大打出手。要问她怎么知道的?因为她亲眼看见了。

那天她去唐山海家里找他谈公事,结果自己笨手笨脚的害得唐山海的衬衣溅上了大片茶水,唐山海赶紧去卧房里换衣服,客厅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个时候,陈深回来了。

如今的徐碧城若是和陈深独处还是难勉会有一丝尴尬,一般在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两人都会默契的选择回避。

陈深进门后先是环视了一圈客厅发现唐山海不在这里,然后立马对徐碧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陈深指了指卧室门,他看到徐碧城朝他点头后蹑手蹑脚地走向那扇门,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幸运地发现唐山海正在里面的浴室洗澡,于是他非常安静地进了门,关上门。徐碧城觉得按道理自己应该在这时候马上走掉,然而本着有免费八卦不看白不看的心情徐碧城选择像陈深一样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然后蹲墙角。

咳咳,公事还没谈完怎么能现在走呢!

徐碧城完全被自己说服了,她觉得这个理由天衣无缝,哪怕是里面两个人听了都没办法赶她走,所以她有充足的理由可以蹲在这里听墙脚。

嗯......开门声?大概是唐山海洗完澡出来了......这声“你回来了”肯定是唐山海,听语气他被吓得不轻哈哈哈哈哈!等等......他们这是打......打起来了?!怎么办,她要不要去劝架,要还是不要......要?不要吧......不要?要吧......等等,他们终于停下来了......

徐碧城成功在陈深和唐山海发现前回到了原位并且保持着和唐山海进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迎接他们从那扇门后现身。

还好唐山海和陈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徐碧城松了口气。

唐山海和陈深身上也没有任何痕迹,不知道是被衣服遮住了还是干脆打成了内伤?

兴许只是情侣间的小打小闹?可是小打小闹有这么激烈吗......又或者是他们间的小情趣?

徐碧城最终决定暂时保持沉默,如果让她发现事情真的严重到不得不说的地步那时再说也不迟,要是现在说出来反倒闹了笑话怎么办?不光给人家添麻烦还暴露了自己。

还好徐碧城最终选择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否则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事实上把这理解为情侣间的小情趣还真没错,只不过这调情的方式在外人看来有些奇怪罢了。不过陈深和唐山海本来也不是这般怪异之人,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李默群这老头不知怎么的最近喜欢上跆拳道,一把年纪了还非得和年轻人拳打脚踢的。他自己在那鼓捣也就算了挡不住有人想拍他马屁啊,结果有人就出主意: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干脆李总您办个班得了,我们一定捧场!本来人家一句玩笑话,李默群这老头也不知是真蠢还是装蠢竟然真的这么干了,这下之前吹过牛的家伙颇有点骑虎难下的意思,你不想来也得来了。

看到这里好像这事跟唐山海也没什么关系啊?别着急,李默群这不是请唐山海去办公室喝茶了吗。

李默群找唐山海来是想请他去参加那个兴趣班,当然了之后举行的那场小型比赛自然也是要参加的。

说是请,还不是变相强迫。

还不等唐山海问为什么李默群倒是主动解释开了。

“看你最近有点感冒,好点了吗?”

“好多了。”

“年轻人就该多运动运动,免疫力这么差怎么行呢。正好那个兴趣班还差几个人,我替你报了个名,到时记得去。”

合着您都报完名了就是来礼貌地通知我一声?

“......好的。”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你是我的下属,总要起个表率作用嘛,要是你不参加那些老家伙怎么舍得把他们的宝贝儿子送过去。”

“我知道。”

“放心,比完赛就可以回来了,不会太久。事成之后奖励你一个月带薪假期。要是能进前三,费用公司给你报销。”

卧槽!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股歪风邪气是该整治整治了,要是不管管哪天他们拍马屁拍到老虎屁股上就得怪我没当初没提醒过他们了。”

“那我先出去了。”

李默群点了点头。

闹半天这老头是装傻,来来来让我们默默地为拍马屁拍到老虎屁股上的几个可怜人点蜡。

要是单纯的去放松一下也就算了,偏偏他这次是带着任务去的,既不能松懈了练习还得盯着那帮老家伙。用陈深的话说就是“这个老头真会给人家添麻烦”。

说起陈深倒是提醒了唐山海,陈深跆拳道不错正好可以指导他。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对付业余的小比赛足够了。公司里那几号人什么水平唐山海还是有数的。

于是这几天陈深便开始指导唐山海,不过既然是陈深自然不可能老老实实地指导,所以这几天唐山海经常受到陈深的突然袭击,以至于到后来他都习以为常了。

美名其曰,锻炼反应能力。

这话其实也没错,如果陈深不总是借机耍流氓的话信服力会更高。

平时陈深也只是刷些小流氓,唐山海连反抗都懒得反抗。任他过够瘾自然会放过他,要是一挣扎再激起了他的欲望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前几次这招都很管用,不过这天不知怎的这招却失效了。

这天公司里的一个新人弄出了点事,虽然事情不大不过由于那小孩是初入职场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所以完全蒙了圈,唐山海作为他的上司自然要帮他收拾一下。于是等他回家时陈深自然早就到了。

唐山海进门后将顺手将手提包挂在玄关处,先是换了拖鞋然后便开始解领带,陈深走过去接下他解下的领带,接着唐山海又开始解外套的扣子,唐山海正准备将外套脱下却被陈深制止了动作。

唐山海以目光询问陈深,陈深的回答是这几天经常做的动作——突然袭击。不过这次唐山海别说反攻了,连最基本的防御都做不了,因为陈深就着捉住他右手的动作直接将人反手扭住,然后按在了地上。

唐山海回过头去不明所以地看着陈深,他想问陈深发什么疯,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发问陈深就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陈深用唐山海的领带将他的两只手绑在身后,然后将人翻过来,自己两手撑在身旁压了上去。

唐山海在陈深的眼底看见了欲望,还看见了暴戾。

面对这样的陈深,唐山海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