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曦孤】无剑也来扒一扒(无剑视角) 第一篇

来凑个热闹

博客形式,无剑视角。不是连串的剧情是一个个相对独立的脑洞,所以我也不造有几发。前期周更,后期大概不定期更新。下周下下周肯定有更新。

蓝后,第一发无剑废话有点多。

正文:

第一次写博客,有点小紧张......(2017-6-24 20:16:06)

标签:杂谈

我记日记已经有很多年了,日记本攒了一箱子,但是在网上写日记我还是第一次,算是一种新的尝试吧。无意中听朋友提起来部落格这种东西,觉得很有趣就自己擅自注册了一个账号,想着记录些身边有趣的事。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无剑。没错,不是重名,就是你们以为的那个无剑。我知道外面关于我的传说有很多,但是今天我想讲的不是那些。我的故事太长太复杂又太无趣,如果你们想听的话我可以考虑以后慢慢讲给你们听。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不是我,而是另外两位你们非常熟悉的偶像——曦月刀和孤剑。偶像这个词我也是最近新学的,不知道用来形容他们两个是否合适,总之我就这么擅用了。

刚认识孤剑时我就透过他冷漠的外表看到了闷骚的内心,因为他的打扮骚气得不符合他冷酷的外形。曦月刀两只耳朵都带着蓝色的耳钉,可是孤剑则把金色的耳饰和耳坠都挂在了左耳上,怎么看都比两只耳朵带着耳钉的曦月刀要骚的多。除此之外还有脖子上的颈链和锁骨链,那个很像狗脖子上套的项圈的东西应该就是你们说的Choker吧?如果说错了可别打我。还有就是最醒目的黑色指甲,私认为这是他全身上下最骚的地方之一,和头发上那缕蓝色挑染不相上下。

或许是有孤剑的美貌坐镇吧,如此非主流的打扮竟然配上他那张万年冰山的脸竟然毫无违和感,反而增添了魅力。

至于曦月刀那个家伙倒是没有给我带来太大惊喜,和孤剑不同这家伙是表里如一得令人厌恶。第一次见面时本来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可是很快他就亲手打碎了这一切,并且嚣张地嘲笑我有多天真。那之后虽然我对他的印象有所好转不过还是很讨厌,所以对于他我不想多说。

来讲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吧。我刚认识孤剑时有一次想请他喝酒可是被他拒绝了,理由是绝情谷一向禁酒茹素,我便劝他现在已不在绝情谷中,可是仍然被拒绝了。后来我观察了一阵发现他果然滴酒不沾,必要时就以茶代酒,于是我便对此深信不疑,直到那天我才发现我还是太天真,图样图森破。

我们一行人途经绝情谷时决定留在此地整歇几日,淑女剑姐弟热情地款待了我们。某一天我又被淑女剑拉着去喝酒了,喝到中途我实在受不了于是偷偷溜了出来。我也没有定下目的地,只是信步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碧水寒潭旁。彼时正值黄昏,波光粼粼的湖水中倒映着树影和火烧似的天空,真可谓绝美。我被景色吸引,不禁驻足观赏。就在那时,我听到了树后传来的交谈声。

交谈声传来的方位和我所处的位置之间隔着几株粗壮的古树,我看不到他们,他们自然也看不到我。本来我应该立刻转身离开的,可是不知怎的我离开的脚步竟逐渐慢了下来,如果当时我能够果断地离去也许现在什么都不会知道,可是没有,所以我听见了曦月的声音。

我确定那是曦月的声音,如果不出所料另一位应该是孤剑。果然,我听见了孤剑的声音。

如果是清醒的时候我一定可以在第一时间听出两人的声音,可是由于酒精麻痹了我的大脑所以我分辨两人的声音费了些时间。

我已经听了够久了,再在这里呆下去未免太失礼。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犹豫着不肯离开。可是我又想着平日里斗嘴打架就是家常便饭,如今夜色渐浓又是这般隐秘的地方,万一两人再次发生争执可无人来调解。想到这里我便心安理得的坐了回去。

那个时候的我还天真的以为他们每一次的斗嘴打架都是认真的,还没有看破明撕暗秀的本质,也忘了他们每次打架都是点到即止斗嘴最终也会圆满收场,根本不需外人来调解。不过也多亏了这样,我才有理由说服自己留下来。

两人那时的谈话内容大都是在回忆过去顺便秀个恩爱,无甚可记载的。倒是有一件事很是耐人寻味,我将场景还原如下:

曦月:值此黄昏绝景,不如与我共饮一杯,你意下如何?

孤剑:不

曦月:别这么扫兴嘛。不如你答应与我共饮一杯酒,我就陪你喝上一口茶。

孤剑:可以。

然后两人就开始喝茶喝酒了,关于两人聊天的内容不再赘述,反正就是些闪瞎眼的对话。

当时我便有些疑惑,孤剑不是从不喝酒的吗?说好的禁酒茹素呢,如今怎么又能喝了呢?

还来不及深究我便看见了远处君子剑的身影,估计是终于发现我不在酒席之上出来找我的,不及多想我赶紧迎了上去。后来我被他们灌醉了,不省人事,还是转天孤剑来问候我时我才想起这件事。

后来我不甘心地又请了几次,每次邀他喝酒都被相同的理由拒绝。我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地离去。从那之后每次听到外人提起孤剑“滴酒不沾”我都会微微一笑,那笑容什么意思你们如今应该明了。

绿竹又做了叫花鸡,再不去就被众人抢没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拜拜。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