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静临】情人节贺 短篇 第二发

估计还有一发就能完了。。。

依旧短小

OOC什么的请无视

正文:

【快餐店内】

情人节过后就是周一,被秀了一脸后还要强打精神来上班,田中汤姆的内心是崩溃的。不过别误会,田中汤姆会崩溃其实是因为此刻正坐在他身边大吃特吃的人——平和岛静雄。

“嘛,虽说是我请客你也不至于这么拼命吧......这样下去我可是会被吃穷的。”

今天静雄的状态非常不对劲。讨债时周身一直散发着浓烈的黑暗气息,下手也比平时狠了不止一点点。到底是谁又惹着这位大神了?那人也是,惹谁不好为什么非要招惹他,活的不耐烦了吗!不过想想也知道能让这位爷这样的人除了那位大神好像也没谁了。

“静雄啊,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吧。虽然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但是至少你会比现在一个人承受好一些。”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汤姆桑?”

非常有......“因为我们是朋友吗,所以你不开心的话我马上就会发现了。”

“谢谢,汤姆桑。”

“没什么。”我只想平平安安的工作ORZ。

“其实我心里很乱,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感到烦躁,总觉得应该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在那干着急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急什么。啊!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这样了,本来以为睡一觉就没事了结果早上起来发现自己更烦了。汤姆桑,我该怎么办?”

“这个吗......你说的这么抽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如果你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的话一定要快点行动。想做就做吧,不要留下遗憾哦。不过在那之前不如先说说你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吧,也许听了你的经历后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是不会强求的。”

“谢谢......其实昨天我去了趟新宿,本来是去找临也那个混蛋的,结果回来后心情就很糟糕。反正一定是那个家伙的缘故,那个混蛋......混蛋临也......”

“静雄,冷静!冷静一点!”

“咳,对不起。”

“唉,你也要学会控制点自己的情绪啊!”

“我已经在努力控制了,但是一想起......咳,我会努力的,您费心了。”

田中汤姆:折原临也,How old are you?

“所以说,临也又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他没做什么,是......啧,其实啊那个时候临也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是总觉得他很奇怪,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奇怪......啊!反正肯定在和那个混蛋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啊,那个男人的话我知道哦。好像是临也的狂热追求者,据说成天黏在他身边都很长时间了,但是临也貌似一直没答应他。没想到他还没放弃呢,真是个痴情的家伙啊。”

静雄:............................!!!!!!!!!!!!!!!!!!!!!!!!!!!!!!!!!!!!!!!!!!!!!!!!!!

“怎么样,你也吓了一跳吧!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吓了一大跳呢。没想到折原临也也会有追求者而且还是名男性啊......不过更吓人的还在后面呢。我有个朋友今天在医院里看见临也了,好像是那个追求者生病住院了,临也是去看望他的。这么看来传言也有不可信的地方啊,说不定那个追求者哪天就转正了也未可知。”

静雄:.................................................................

“啊,抱歉。我好像跑题了,你继续吧。”

静雄:..................................................................

“静雄?”

“静雄?”

“静——”

身边的人突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椅子腿在瓷砖上拖动时发出了刺耳的卡拉声。汤姆桑被静雄搞出的动静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他。然而静雄站起来后却没了下文,只是尽职的扮演着一尊雕塑。

良久,静雄才用低沉的声音问了汤姆一个问题,声音中压抑着即将冲破禁锢的某种情绪:

“你刚才说......要我想做就做,对吧?”

“啊......好像是这样的......”

“那么接下来的工作就拜托前辈了。”

“砰——”

依然是这么粗暴的关门方式,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单身狗的愤怒,而是因为太过激动。

 

 

【新宿】

公寓楼下,一名英俊的金发男子倚墙而立,好似在等待他心上人的到来。本来应该是这样一幅美好的风景画的,但是由于风景画的主角平和岛静雄散发的气场太过强大,一般人不敢出现在他的可视范围内,这副美丽的风景画最终变成了地狱写实。

“等了你那么久,总算出现了啊,临——也——君——”

“小静你出现在这里才是吓人啊。”

“怎么,我不能来吗?”

[您的好友’平和岛静雄’持续黑化中。愤怒值65%——80%——]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说呢?”

“你不妨先把手里的小刀收起来,今天我不会伤害你。”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还是说小静你怕了呢?”

“我找你是有话对你说,不是来打架的。”

“还真是稀奇啊,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回吧。”

“停手吧,虽然不知道你在谋划些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立即停止。”

“哈?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哦~”

“那个男的——你的追求者,只是你的一个棋子吧。”

“什么嘛,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没想到小静这么关心我啊,还是说......小静其实是在吃醋呢?”

“我不知道。现在我也快搞不清自己了......”

“嗯?”临也有片刻迟疑,今天的小静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最终临也还是选择继续,“因为小静是笨蛋嘛。”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希望那个位置会是我。”

“......”

临也没能把反驳的话语说出口,现在的他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二月的风还有些冷,静雄在大风中抖了很久仍没等到临也的答复。但静雄没有放弃,哪怕是拒绝他也要听折原临也亲口说出。可是告白时的勇气正在渐渐流逝,紧张漫上心头,所有的负面情绪像一只有力的大手攥住他的心脏,失望的感觉快要把他淹没了。

“唉,所以才说最讨厌小静了。”

夜晚的寒风吹得静雄的身体有些僵硬,他看着临也从身边走过,想要伸出手拉住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个手指头都无法操控,就像一个报废的机器人,除了凝望他的背影什么也做不了。

到此为止了吗?当然不。

他看到临也扬起手,好像扔了一件东西给他。他觉得自己应该躲开,可是右手却在这时不听使唤地伸了出去,抛物线断了。

平和岛静雄摊开手掌,发现掌心中躺着的是一串钥匙。

静雄:......................????????????!!!!!!!!!!!!!!!!!!!!!!!

临也:////////////////////////////////////////////

 

PS:那串钥匙是临也所有公寓的大门钥匙,因为不只一个所以有一串。。。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