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静临】情人节贺 短篇 第三发

已拉灯,请放心食用。

也许可能大概会补个肉出来。

剧情部分已完,貌似有点烂尾了。。。就酱吧。

正文:

自从那晚静雄向临也摊牌后,两人便名正言顺地住到了一起。现在两人都搬到了折原临也位于池袋的家中。虽说名义上是同居了,但是进展却不尽如人意。比起同居的情侣他们两个倒是更像碰巧合租一间房的室友。生活上各过各的,床也是各睡各的,只有三餐在一起吃。有时候因为工作等种种原因还不得不分居两地,好在这种情况是极少的。

于是对这一状况感到不满的平和岛静雄在某一次晚饭后向窝在他怀里看电视的折原临也提出抗议。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跟你摊牌后我总有种被耍了的感觉,能否请你解释一下呢?”

临也在静雄的怀里蹭了蹭,懒洋洋地道:“那是错觉啦,错觉~”

“不,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

“哈哈哈......小静你真是单纯啊,连那种虚无的东西你都相信。再准的直觉都会有失灵的一天哦~”

“可是......”忽然间想起来此次谈话的目的,静雄急忙生硬地转移话题,“临也你绝对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说来听听。”

“今晚......请......请让我和你同房!我保证不会做出奇怪的举动!所以——”

“噗——小静你好可爱啊!哈哈哈......”

临也在静雄的胸前笑得抖成一团。看着怀中颤抖的临也,静雄想起了以前在街边看到的小野猫。它们的性子不如家猫温顺,它们的伶牙利爪会在你放松警惕时伤害你,但是在熟悉或喜欢的人面前它们也可以像家猫一样撒娇,它们会向主人展示可爱的一面和不可爱的一面。

静雄想,这样的临也,默默接纳他的临也,把他放在了哪个位置上呢?

“可以哦。只要是小静提出来的什么都可以呦......”

静雄感觉到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他肩上,接着临也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柔若无骨的样子和平时的临也判若两人,这样的临也静雄一时间有些接受不能。临也那红色的瞳孔中溢满了笑意,布满缠绵的情意,除此之外还有静雄看不懂的某种暗示。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对峙了一小会,直到许久没得到回应的临也无趣的放弃。

临也从静雄的怀中站了起来并整了整衣服,平静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切,说小静你是木头都是在表扬你。另外,今晚你就睡自己的房间吧,晚安~”

第二天,下班回家的静雄发现自己的卧室竟然变成了书房。静雄克制住自己避免失控的同时不忘和蔼地询问临也他今晚如何安身。对此,临也这样回答:

“如果你想睡书房或者沙发的也可以啊,反正我没意见。”

静雄:..............?????????!!!!!!!!!!!!!!!!!!!!

临也:小静表情包GET√

 

那天之后,两人才算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磨合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争吵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两人渐渐学会了包容和接纳。静雄以为它们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直到老去、死去。平和岛静雄一直这样以为这,直到某一天临也告诉他全部。

“小静啊,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会怎么办?我是认真的哦。”

“当然是找了。”

“如果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呗,找到你为止。反正你可以去的地方也没几个。”

“说的也是呢......小静你这个笨蛋,如果你丢了的话我可完全不会找你哦,你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管你了~”

“哈?混蛋你是想抛弃我吗?休想!我劝你趁早放下这个危险的想法,绝对不可能!”

“好啦,小静!听我说,我要出国了而且要去很长时间,不要太想我了~”

“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怎么可能。拜托你冷静点,你去不会给我任何帮助。我是不会让小静去给我捣乱的。难得的机会我要摆脱小静一个人享受啦,哈哈~”

临也放肆的笑声忽然间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静雄竟然没有任何动静,这非常的不科学。

静雄没有生气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强烈的不安。从刚才起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这一次比上一次更汹涌,更真切,他无法忽视那种感觉。

静雄沉默地看着临也,临也不做声只是回以公式化的笑容。

静雄说出了刚才的感觉,临也叹气。

“好吧,其实我也没准备瞒着你。那我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吧,从两个月前开始,全部。”

————2016年1月1日————

跨年的钟声刚刚敲响,年轻人们的狂欢还未结束。但是这一切又与情报贩子折原临也有什么关系呢。他像往常一样穿梭在大街小巷,做着自己认为有趣的事。然后,在途经某个小巷的时候被一群身穿西装的高大男人团团围住。

此刻,他的对面正站着一个容貌俊美的东方男子。从他说话的口音来看应该是个中国人。

“别紧张,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委托人。”

“普通?真是谦虚了,您这种见面方式可一点都不普通。我拒绝。”

“不如先听了我的条件再拒绝如何?”

男人向站在他右后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个人便递上来一封信。信封里只有一张纸和一张支票。

“那只是预付的一小部分报酬。接受了我的委托,好处当然不止这点。怎么样,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

临也看了看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的保镖们,一个个的体型和肌肉都是没得挑的,至于实战......他还不想尝试。除了同意难道他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谈判的内容是绝密,自然不可能告诉与之无关的其他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恋人也不行。应该说正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恋人才更不希望他被卷进来。

总之,最后的结果是谈判破裂,临也拒绝了对方的委托。

然后,一个星期之后,同样的小巷中,负伤的临也靠着墙角喘气

全身上下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疼。

“别藏着了,我知道你在那,出来吧。”

“不愧是你啊,果然厉害。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你......”

“唉,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少说话为妙啊。这一个星期池袋可是发生了不少事,现在外面应该恨死你了吧?我跟他们说不是你干的是我可是没人相信,真是苦恼啊!最近新宿那边也不太平静,这可如何是好啊,临也君?”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第二个选择,不是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会派手下送你过去,请不要拒绝我,就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吧。另外,我的手下可是很有分寸的。你的伤只是看起来很重,其实修养几天就好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还有些事没摆平呢。”

“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会帮你摆平的。我会给你留个安身之所的,不会真的让你混不下去的。”

“不是这件事,是其他的事。必须由我亲力亲为,否则我是不会接下你的委托的。你还不想我就这么死了吧。”

“OK!我给你五十天时间,反正时间我们有的是不是吗?”

几天后,临也身上的伤已痊愈,两个不知情的妹妹找上门来提出了过分的要求,而临也的计划中正好需要一个借口。

一个月后,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接下来的发展便如各位所见。

 

“在这里......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告诉我,是什么。”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啊?”

“除了某个站在我眼前的笨蛋还能有谁啊!”

“谁是笨蛋?!不对,为什么是这个。也不对......”

“好啦好啦!小静啊,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在赌哦~”

“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感情的话我就可以开心的工作去了。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会消失哦,在你眼前消失很长很长时间。那样的话小静应该会很开心吧。”

“谁说的!喂,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这次的委托是不是很危险。”

“是。我很可能会回不来哦。那样的话小静会孤独终老吧,好像也不错哦~”

“跳蚤你给我听好了。你一定要完整地回来,要是让我发现少了一根头发的话你就别想听到那几个字!”

当初摊牌的时候全凭感觉,那个时候的静雄还不懂什么叫做喜欢,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他便这样做了,所以他没能说出那几个字。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静雄想,这次他终于可以自信地说出这几个字了:折原临也,我喜欢你。

“所以,一定要平安回来。”

“临也,你什么时候离开?”

“你这个笨蛋只有三天好日子了,好好珍惜哦。”

“我会的。所以今晚......我想做,可以吗?”

静雄几乎用尽了毕生的勇气才能让自己完整的说出这句话来,然而临也的回答却让他几近崩溃。

“做什么?小静不说清楚的话我怎么知道。我又不知道笨蛋在想些什么......”

临也嘴里吐出的热气染红了静雄的耳朵。平和岛静雄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静雄选择用行动来代替言语。一个青涩却热切的吻有时可以代表很多。

今天晚上是静雄的第一次,也是折原临也的第一次。

 

三天后,折原临也搭上飞往中国的飞机。

三年后,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在美国领了证。回国后他们又办了一场小型婚礼,只邀请了双方的亲友。

他们的故事,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