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静临】夫夫的甜蜜同居日常之转行

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下去系列

working乱入

相马和砂糖乱入。。。

忙中抽空码出来的一发

正文:

       故事发生在小静和临也同居后的某一天。那一天折原临也和往常一样在平和岛静雄的怀中伴着小静有力的心跳声入眠,不同的是这次临也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

       梦中的临也变成了一个蓝头发的年轻人,年轻人逢人总是笑眯眯的,不过笑得不怀好意就是了。年轻人好像很喜欢恶作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对别人的生活了如指掌却很少向别人透露跟自己有关的情报。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好像是......是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叫相马博臣来着。

       这个年轻人在一家名叫瓦格纳利亚的家庭餐馆当厨子,家庭餐馆中有很多奇葩另类的同事,不过最让临也在意的还是一个名叫佐藤润的厨师。那个人和他的小静一样有着一头金发,总是冷着个脸不说对自己的态度还那么差......这让梦中的临也产生了一种错觉——那个人或许就是他的小静,这个世界的小静。临也的心中产生了小小的期待——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他们会怎样呢?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梦中的临也和佐藤润虽然也经常打闹但是一直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临也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梦境还在继续他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思考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桌子上的照片才想起来一件他早就知道却一直被他忽略的事——佐藤润喜欢的是轰八千代,那个腰间佩刀的能干的领班。

       对了,佐藤润是佐藤润并不是他的小静,他的小静是不可能喜欢上除了折原临也之外的人的。纵使相马博臣和折原临也有诸多相像之处但他终究不是折原临也。

       梦境结束,折原临也和往常一样睁开眼就看到了小静平稳起伏的胸膛。

       刚才好像梦到了很有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临也想了一会,除了一些模糊的片段并没有想起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他放弃了。

       吃早餐的时候,看着腰上围着围裙的小静,临也忽然冒出了一句让小静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在想如果小静穿上厨师的服装认真地给顾客做每一道菜的话一定很帅,你说是吧?”

    “......”静雄跟不上临也神奇的脑回路,于是他选择不去白费力气,“你突然间在想些什么啊。厨师?那种东西我做不来。”

   “别急着否定嘛,刚才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临也结婚后在小静的极力劝阻下渐渐放弃了原来情报屋的工作,洗白后的临也工作非常少,大部分时间他就像一个家庭主夫一样赖在家里,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腐烂了,腐烂到临也开始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的头上会长出小蘑菇,于是临也决定换个职业重出江湖。问题就是这么产生的——前情报屋退休后想要再就业,请问什么职位最适合他呢?答案:无解。临也对什么都感兴趣又什么都懒得做,嘴上说着不适合其实就是没干劲。于是退休老人的再就业计划就这样无限期耽搁了下去,直到刚才他的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一个有趣的主意——不如开一家甜品店,让小静当甜点师他当店长,就像梦境中那样。虽然具体的情况不记得了但是小静是主厨这件事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就这样,临也转行的计划终于定了下来。

       让天生力大无穷的平和岛静雄去当一个可以静下来心来专心细致做甜品的厨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课外班也报过但是鉴于静雄的表示实在太过糟糕为了让自己的小班还能继续办下去开办课程的那帮人十分痛心地决定收回平和岛静雄的学习资格并且勒令他不许出现在附近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内。无路可走的折原临也只好买来了一堆书籍,再加上从网上搜集的各种材料帮助他自学。请老师?小静是他的人,能单独教小静的机会也一定是属于他折原临也的。

       学习的过程苦不堪言,至少对于平和岛静雄来说是的。静雄曾想过放弃,但是一看到临也吃掉他的失败品时脸上洋溢着的幸福,一想到那天下午临也靠在洗手台上对他说的“只要是小静做的我都觉得很好吃哦~”静雄就又充满了干劲。静雄想,哪怕是为了他的临也也要做出美味又精致的甜品。

时光就在小两口甜蜜的互动中匆匆流去,但是时光在临走前还留下了一些礼物。比如说平和岛静雄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甜品师,可喜可贺,掌声鼓励!此处应有啪啪声......

       最困难的一步都挺过来了,接下来的就好办了。于是又一段时间过去了,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的甜品店终于要开张了。只是开张前还差最重要的一步——给他们的甜品店起名。两人关于名字的问题有过不少提议但最后都因为意见不一致或是其他种种原因而被否决,直到某一天临也的脑海中忽然跳出一个奇怪的名字然后临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和静雄商量了一下,最终静雄没有任何异议的认可了这个名字——瓦格纳利亚。

       静雄曾问过临也这个名字的来源,最后被临也的一篇长篇大论忽悠过去了。其实折原临也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只是它忽然间就跳进了他的脑海,如此而已。说起来,临也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好像在梦里见过?或许吧。

       很快,瓦格纳利亚甜品店在池袋开张了。一开始只有几个熟悉的朋友光顾,在熟客的介(an)绍(li)和临也精心策划的宣传攻势下光顾他们的小店的顾客越来越多,多到只靠临也和几个朋友的轮流照顾人手根本不够,于是临也和静雄决定招聘新人。先招两个人吧,一个服务员一个收银员。

       招聘启事贴出去了,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应聘,但是都被临也和静雄拒绝了。然后某一天,一个蓝头发的年轻人和一个黄头发的非主流进来应聘,他们是这样介绍的:

    “你好,我是相马博臣。”

    “你好,佐藤润。”

     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完——

 一开始没想把砂糖和相马写成CP的,如果你们觉得像的话那就是吧。。。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