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正泽】【论坛体】梦飞视角 九

最后一章完结了!

前文请戳这里

因为论坛部分已经完结所以这一章木有论坛就是文章而已

ps:谁有好的脑洞可以尽情说我会考虑考虑放到新文里,想开新坑可是最近没什么太好的脑洞了

正文:

还是那间爱来不来酒吧,还是一个人寂寞的坐在卡座上等人,只是这次公孙泽要等的不是包正而是一个女人——雪莉,一个他喜欢过的女人。直到昨天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曾经是爱雪莉的,可是昨天他突然明白了那不是爱。他从来不曾这么渴望一个人,想完全地占有他,把他变成自己的私有物,如此强烈的心情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也就是说之前他不曾对雪莉产生过类似的感情。公孙泽忽然发现曾经胆怯或许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不够爱她,并不是现在的自己变得勇敢了而是因为实在太爱他。

然而当包正向他告白时他并没有马上答应,这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公孙泽有意谋之。考验或许也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公孙泽害怕太早答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于是他想化被动为主动。也许这种“男人的尊严”在别人看来很可笑 但是他却很在乎,只是不想让自己遍体鳞伤而已,有什么错吗?若说他自私,谁又是圣母呢?

别看帖子里的公孙泽面对包正的告白可以淡定回应,可是现实生活中的公孙泽却一度慌乱到连一个字都打不了。事实上关了那个帖子后他马上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屋子里蹦跶了好久一直到他累得倒在床上才停下来,而且那个晚上......他失眠了。

失眠的感觉很难受。明明身体累得要死两个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可就是睡不着。一闭上眼脑海里就像过电影一样回放自认识以来的包正的种种,吓得他赶紧睁开眼睛。就这样折腾到凌晨他才稍稍有些睡意,还是非常浅的浅眠。早上不到六点他就醒了,在床上折腾了一会儿后公孙泽还是决定起床,虽然身上很难受尤其是心脏沉甸甸的感觉让他有种危险的错觉。

“三天啊......这简直是在折磨我自己。”公孙泽面对着镜子里那张瘦削的脸庞有气无力地抱怨道。他是真的有些后悔了,要是包正真的打定主意和他死扛的话他又能坚持多久呢?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公孙泽今天算是彻底地体会到了。

“喂——好啊!那就今天下午三点半吧——行,好的。老地方见!”

挂断电话,公孙泽还没有从惊讶从缓过神来。

这个电话来自雪莉,似乎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因为私事通电话了。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不知是何目的,不过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很可能和包正有关。而且雪莉是喜欢包正的,所以如果说这个突如其来的约会和包正没有关系的话公孙泽还真的有些不太相信。

下午三点半,公孙泽准时地出现在爱来不来酒吧。几分钟后,女主角姗姗来迟。

雪莉穿着白色的雪纺上衣配一条黑色包臀的半身裙。优雅、美丽,正如公孙泽心中的雪莉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又找到了当初对雪莉那种痴迷的心情。

雪莉从容的在公孙泽对面落座,一见面的寒暄是必不可少的。

“跟我说说应该无妨吧?”

“?”

雪莉突然间切入主题,对面的公孙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昨天晚上菜包都告白了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就是还没考虑好。”公孙泽低头喝了口饮料,显得有些心虚。

“嗯?我怎么觉得某人是故意的呢?”

“以小女子我的观点来看被告白的那一方是想在接受告白之前给自己树立点威信,不想在一起后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我说的对不对啊公孙探长?”

“差不多吧。”

“那剩下的一点是差在哪呢?”

“那个人啊其实是怕自己输掉。他也知道这点小伎俩或许没什么用但是他就是想尝试在感情中占有主动权,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强的控制欲而是因为他缺乏安全感。你知道人在缺乏安全感时总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来让自己安心,他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有些事总是忍不住想要去做。”

“正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更怕失去,是吧?”

“嗯。”

“好的我懂了,那......我先走了。”

“这么快?!才刚坐多久!”

“我再呆下去某人就该打电话来了。”

“?”

 

晚上,公孙泽和昨天一样选择对包子视而不见,而包子却不像昨天一样缠着他问东问西,公孙泽有些疑惑,同时一股凉意渐渐漫上心头。

临睡前,公孙泽听到自己卧房的门被人敲响,他知道敲门的肯定是包正那个家伙,因为薇薇安最近出差不住在这里。只是这么晚了,什么事呢?

“?”

还来不及说出一个字就被包正紧紧地抱住了。明明被紧紧地箍在怀里动弹不得却又给他留了挣扎的空间,虽然抱得紧确不会觉得像被勒住一样喘不过气,包正的温柔只有他懂,这是只属于他的温柔。

公孙泽能感觉到包正抱住自己的手在颤抖,他毫不怀疑只要他说出一个拒绝的字或者身体做出一个拒绝的动作他就会马上放开自己。

“你大半夜专门跑来找我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复杂嘛,就是单纯的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而已。”

两个人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长长的压抑的沉默之后,包正再次艰难地开了口:“雪莉把你们今天见面的事告诉我了,还有你说的那些话......”

“!”

“这个叛徒!”

“然后呢,你想——唔——”

公孙泽后面未说完的话已淹没在两人紧密相连的唇舌之中了。

当天晚上包正抱着自己的被褥死皮赖脸的搬进了探长的卧房中,还抱着探长美美的睡了一觉。

虽然两个人还有很多秘密没交代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但是来日方长嘛,不着急。

 

———— the end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