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静临】夫夫甜蜜同居日常之娘桑(一发完)

这是个系列文,所以说静雄和临也的人物设定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承接前文的,第一次看的亲可以把它当成原作的平行世界去看......

关于这个系列请戳目录→目录君在这里哦

正文:

平和岛最静雄很少有后悔的事,因为他做事向来不经大脑,做完了也不会回过头去反思。但是最近,他破天荒的有了一件后悔的事——在生日时把娘桑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折原临也。顺带一提,娘桑就是最近霸占了折原临也大腿的那只俄罗斯蓝猫。

折原临也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拿着一只逗猫棒逗弄懒洋洋的趴在他腿上的娘桑。娘桑起初还高冷的趴着并不搭理,然而不过多久便会因为敌不住强大的生理反应而开心的跳起来,努力把两只肉嘟嘟的小爪子伸的高高的只为了触碰到那些让它兴奋的蓝紫色羽毛。一旦让娘桑抓住羽毛它便会用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握住。不要小看娘桑的力气哦,别看我们身子小小的力量可是一点也不小。

“娘桑的力气真是越来越大了,连我都要抢不过你了呢~”

“娘桑你好像很喜欢这个逗猫棒啊,看来我们的眼光果然是一致的,对吧娘桑?”

“娘桑你觉得我今天穿的这件T恤怎么样,这是小静给我买的哦~果然还是不能相信小静的眼光,不过比起我们刚恋爱时小静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了,是吧小静?虽然我还是不太喜欢。”

“娘桑......”

“娘桑......”

以上都是折原临也单方面和娘桑进行的交流。倒是难为了折原临也一个人也能说的这么开心。

折原临也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娘桑玩耍交谈的时候。而平和岛静雄每天最郁闷的时候就是看着折原临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和娘桑玩耍的时候。

平和岛静雄觉得,他现在在临也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只猫,平和岛静雄很生气。他也曾找汤姆前辈商量过这个问题,不过汤姆前辈只是安慰他说这是正常现象,等折原临也的兴头过去就好了。可是娘桑来家已经快两个月了,没怎么见临也削减对娘桑的热情倒是他在家里越来越没有话语权,平和岛静雄觉得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可是无奈他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折原临也几乎和娘桑形影不离,连睡觉都在一起,他能找到下手的机会才怪呢。

对了,现在折原临也卧室那张大床是属于他和娘桑的,虽然临也并没有赶静雄出去但是静雄无法忍受和猫同眠,于是他主动提出分床。至于给娘桑买的那只猫窝......好像只有娘桑刚来家的那几天还肯将就着睡在里面,后来有一天晚上临也抱着娘桑窝在床上,觉得娘桑热烘烘的很暖和很舒服,不知不觉便抱着它睡着了,从那以后天冷的时候他便抱着娘桑睡觉,再后来临也发现不用去请娘桑也会自觉地跳上来。于是一人一猫同床的日子便开始了。与此同时静雄和临也分床睡的日子也开始了。

但是折原临也不可能一直窝在家里陪伴娘桑,所以静雄觉得只要他耐心等就一定能抓住机会。这一天折原临也要会见一个老朋友顺便和他谈一些事情,静雄以为终于让自己等到机会了,却没想到第二天临也拎着娘桑出门了。对此临也是这么解释的:

“我不认为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单细胞生物能照顾好一只高贵的俄罗斯蓝猫,更何况我和对方打已经过招呼了对方也想见见娘桑。我们走吧,娘桑~”

静雄:OTZ

某天,临也因为临时有事不能好好安置娘桑,而见面的场合也不允许临也带着猫咪过去,没有办法的临也只好把娘桑交给在家休息的静雄照顾。其实临也还有别的人选但是因为他过于相信静雄的能力,便舍弃了更好的选择。

临也临行前对静雄百般嘱托,娘桑也一直跟在临也的脚边团团转害的临也寸步难行。然而出门前折原临也还是狠心的将抓着他裤脚的不放的娘桑扒了下来交到平和岛静雄手上,并温柔的对他嘱咐道:

“我回来时娘桑要是少了一根毛都要算到小静的头上哦~”

静雄:“.啊,我会完好的把它交给你的,放心吧!”

临也:“我能相信小静的话吗?”

静雄:“完全可以,快去吧。”

临也:“那我走喽,娘桑再见~”

没有得到“再见”的静雄:“......”

大门关上后娘桑便立马从静雄的怀里跳了出来,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尾巴上的毛也炸成一团,一双绿色的竖瞳紧紧地锁住静雄高大的身影,嘴里发出威胁似的叫声。

再看对面的静雄,面色阴沉,一只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烟头被折弯了扔到地上,然后一只黑亮的皮鞋踩住了那个烟头无情的碾啊碾碾啊碾碾啊碾......

危险的氛围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猫咪率先发动攻击,朝静雄扑了过去,而静雄也赤手空拳地冲了上去——毕竟和一只猫打架而已还用得着拿家伙吗?再伤着了小家伙他就是真的别想活了。

然后一人一猫便打做一团。为了达到只有内伤没有外伤的效果静雄出手的时候特意控制了力道,然而猫咪才不管那些呢,于是最终的结果竟然是前池袋最强的静雄被娘桑抓了一脸伤,而娘桑安然无恙——至少外表看上去是这样的。

等临也回来后看到的就是乱的像刚被打劫过的玄关和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梳理毛发的娘桑以及远远的缩在客厅角落的静雄。

说是缩也不太准确......就是面色阴沉咬牙切齿又有些委屈的蹲坐在地板上而已,顺便忽略他满脸的抓痕和那一头乱糟糟的发。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在我离开的三个小时零二十四分内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嗯,我亲爱的小静?”

“你听我解释临也......”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马上来我卧室。”

“?”

静雄忐忑的迈进了临也的卧室,根据临也的指示乖巧的坐到床上,然后......静雄看到临也从柜子里拿出许久没用的医药箱并且动作温柔的给他脸上的伤口上药。

“嘛娘桑也真是的偏偏喜欢往你脸上抓看来它是真的很讨厌你这张脸啊。”

“嘶——”

“啊,这可不能怪我哦谁让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神游啊。”

“我只是有点......有点不敢相信。”

“真是的,你好歹是我折原临也的配偶啊,自信一点嘛。”

“你.....不问我对那只猫做了什么吗?”

“是娘桑!”

“难道你以为我不问就不知道了吗?顺便一提我没有在家里安装窃听器摄像头那种奇怪的癖好,如果你以为你和娘桑这点事我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太不了解曾经的情报贩子了。”

“......”

“说起来你都没察觉到娘桑很讨厌你这件事吗?”

“察觉到了......不过我也没惹过它啊,大概是我们两个没有眼缘吧。”

“错,娘桑只喜欢长的温柔可爱的帅哥美女比如像我和波江小姐这种对丑男丑女和你这种长相凶残的前池袋最强可是很讨厌的哦~”

“什么嘛,和你一样。”

“和娘桑一样的话你以为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

......

被关在门外的娘桑默默挠门刷存在感。

临睡前娘桑就是因为贪玩在客厅专门给他开辟出来的娱乐区多玩了一会便发现临也卧室的房门从里面关上了,娘桑继续悲催的挠门。

然后门终于开了,娘桑正在蓄力中准备全力一跃扑向柔软的大床却发现自己被一双手抱离地面,这也没什么但是这个方向不太对啊怎么离床越来越远了?

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被放到了地上,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废弃已久的猫窝......

娘桑:????

临也:“抱歉了娘桑,今晚只好委屈你一下了。”

娘桑:哼,看在你把本宫摸得很舒服的份上就饶了你这一次吧。

然后娘桑不经意的一瞥发现那个他最讨厌的男人霸占了本该属于他的位置,临也急忙安抚又要炸毛的娘桑。

娘桑:哼唧那就再饶你一次。

静雄:(除了开心就只剩下得意了——虽然不知道他跟一只猫较什么劲)

    静雄以为自己在家里的地位终于又回来了却发现自己第二天晚上被赶了出来,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完结————————————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