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周叶】童话三十题 Part two 7~10题

感觉我每一道题的字数越来越多了。。。一道题已经写成一篇短文了。。。这和我的初衷不符啊!不过脑洞好像也越来越大了

这里是很久以前的Part one

7.精灵

叶修卧室的窗外种着一盆鹅黄色的木槿花,花开时像个活泼可爱的妙龄少女。

这天晚上临睡前叶修来到窗前,看着窗外花盆里含苞待放的花蕾,叶修想:明天应该就能开花了,到时一定得让小周过来看看。

于是,叶修抱着美好的期待进入梦乡。然后,当他第二天起来时......

“......你是谁?”叶修看着枕边这个只有手掌大小的人形未知生物,头一次觉得原来眼睛真的可以欺骗大脑。

安静地坐在他枕边的小东西外形就是普通女性人类的摸样,背后有一双透明的小翅膀。叶修能看见这个小东西一直在颤抖,是紧张吗?还是害怕?不过怯弱又不服输的倔强摸样倒是意外的惹人疼。

“我......我是精灵,就是你窗前的那朵木槿花吸纳了世间的精华幻化而成的。因为还缺一个人类的真心一直不能变成人类形态。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在窗前对着我许愿了?”

“许愿?”叶修忽然间想起昨天晚上在窗前想的事,难道她指的是这个?“嗯。”

“那就对了!你的愿望就是让我变成精灵的最后一道魔法!多亏了你,我才能成为精灵,我真的好开心啊!非常感谢你!”

“然后呢,你要怎么报答我?”

“你相信了?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你不相信我的话呢!”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我现在仍然不能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QAQ”

“嗯......这个表情和小周倒是很像。”叶修如是想。

“但是没关系,请让我陪在你身边给你报恩吧!你一定会相信我的!”

“好啊。”

“这真是太......太好了!那......能让我做你的女儿吗?”

“可以。不过不包吃不包住没有工资没有年终奖没有五险一金,这样也可以吗?”

“可以!妈妈你真是太好了!”

    “嗯——等等,妈妈?”

小精灵一脸茫然的看着妈妈,好像在问有什么不对吗?

“爸爸是谁?”

“这个国家未来的国王周泽楷呀!难道说妈妈你还有别的爸爸吗?”

叶修没有理会小精灵脸上的不可置信和那一双泫然欲泣的大眼睛,仍然兀自发问,小精灵因为自己被忽视而感到一阵挫败:“你报恩的方式真特别。能告诉我原因吗?”

“你和王子没办法繁衍后代一定很烦恼吧?所以就让我来做你们的女儿就好了!”

“我想收回之前的可以,还来得及吗?”

“妈妈QAQ”

看着手掌上可爱的小东西,叶修忽然间想起来自己很多年前养的一只狗,拒绝的话语最终没能说出口。

叶修想,就当养了一只宠物吧。反正精灵的饲养方式应该和狗差不多吧。(精灵:Excuse me????)

“好吧。不过你还要得到小周的认可我才能收养你。”

“好的!没问题!”

这天,城堡又多了一个新的长期住客。

小精灵非常开心,她为自己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妈妈而自豪,也为自己有一对恩爱的父母而自豪。虽然她的父母还不懂怎么照顾自己而且经常忽视自己的存在但是小精灵每天依然开开心心。   

8.水晶

小周最近有些郁闷,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小精灵。

自从前辈收养了这个精灵以来他在前辈面前的地位就呈直线下降。餐桌有她的一席之地就算了叶修的床竟然也给她睡,小周表示我还没爬上前辈的床呢你凭什么先我一步!

小周一直拼命忍耐着,然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无情地出现了。

最近老叶得到了一大块成色不错的粉晶,于是几天后小精灵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条镶嵌着粉色水晶的项链。虽然那块水晶很小很小但是对于只有手掌大小的精灵来说还是有些太大了。于是最近小周总能在城堡里看见如下景象:小精灵脖子上挂着对于她来说有些过于沉重的项链费劲地飞来飞去,但是小小的脸蛋上却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小周曾经问精灵为什么要戴那么沉的项链,小精灵回答说:“因为那是叶修送我的。”小周想她果然是在炫耀。

这天晚饭的时候叶修和往常一样照顾着小精灵,小周像往常一样被前辈忽略着。然而晚饭进行到一半时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叶修十分随意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了小周,动作随意的就像在掏手绢。小周一脸疑惑地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躺着的是一条金色项链,项链吊坠上正是前些天叶修得到的那块粉晶。

粉晶,又称玫瑰水晶或蔷薇水晶,是爱情的象征。叶修或许不知道这些所以可以不在意的把它送给其他人,但是小周却不能不在乎。

所以叶修无法理解一条项链而已为什么能如此左右小周的心情,也无法理解小周为什么会突然间激动地抱住他亲吻。

“小周——唔——饭还没吃完呢......”

“吃你。”

“不行,饭凉了怎么办......”

这回小周干脆连回答都省了,直接打横抱起叶修向卧室大步走去,顺便忽略了沿途佣人们惊讶的神情和叶修已经被吓呆了的表情。

漫漫长夜曾经发生过什么,只有月亮知道。

      

9.许愿瓶

距离老叶和小周完婚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其余事项都已安排完毕的新婚夫夫决定动身环游世界,进行他们的蜜月旅行。

对于两个从没有出过远门的新人来说,在出行之前制定详细的旅行计划是件困难的事情。确定旅行的路线、途经哪些国家、在每个国家大约逗留多长时间、每个国家大概要去哪些地方......这些对于叶修和周泽楷来说太过复杂。好在还有亲友们的帮忙,虽说他们的亲友大都也是些和他们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

由于计划的商榷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这几天从各国赶来的亲友们便都住在了小周和老叶的城堡内,好在城堡够大,完全住得下。这几天他们白天聚在一起开会,晚上各忙各的。有的人没事干便会聚在一处聊天、玩游戏,有时聚在一处的人多了、玩的起兴了便会把更多的人从房间或是其他的什么地方硬生生地拽过来,然后闹到尽兴方才散去。所以有的时候感觉这帮人是顶着“帮忙”的名义聚集在一起实施聚会玩乐之实。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一份像模像样的计划终于出炉了。这也意味着分别的日子在即。平日大家见面的机会就少,这次两人一走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于是越是临近别离众人的热情越是高涨,周叶两人独处的时间也越是少。。

这天,周泽楷终于抓着一个借口带着叶修提早逃离了热闹的房间。叶修不明所以,但是对小周的信赖和从胸腔传来的安心感使他抛弃了所有疑惑任由小周牵着他的手将他引领向未知的方向。

突然间小周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叶修来不及刹车只好借助小周宽阔的后背停了下来。

小周转过身来,伸出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叶修被撞倒的额头,“疼吗?”

叶修笑了笑,向小周抱怨道:“还真有点疼,小周的后背好硬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更加温柔。

叶修倒是让小周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轻轻的握住周泽楷的手,“我又不是苏沐橙,没那么脆弱的。”

晚间的微风明明十分清凉,然而周泽楷和叶修却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股燥热。

似是想逃离这股莫名的燥热,叶修瞥过了头,却猛然间发现小周竟然把自己带到了湖边。

这个湖叶修还是第一次看到,湖很大,大到一眼望不到边际。月色笼罩下的湖水安逸恬静,和岸边郁郁葱葱的植被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仿若一幅美丽的油画。

小周拉着叶修走到湖边,叶修这才发现湖面上还飘着一些瓶子。

叶修以为那是谁扔的垃圾正欲捡起,却被小周拦住了。

小周摇了摇头,“许愿瓶。”

叶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都是别人投放的许愿瓶。

“难道这些都是你放的?可是他们没飘走啊。”

“昨天刚放的。还有别人的。”

叶修忽然间想起来昨天聚会时小周确实消失了一段时间,他还想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原来是跑这儿来了。

“今天想和你一起。”

“小周你每天都来这许愿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你说这里还有别人放的,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里?”叶修:我都不知道......

“被发现了......”大概就是几天前小周来这儿许愿的时候被黄少天发现了,然后......除了叶修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了。为什么偏偏叶修不知道呢?因为他整天都和小周黏在一起黄少没空下手啊!

    “临行前最后一次,想和你一起。”还有一件事小周没能说出口,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地向第二个人分享这个地方,第一次和另一个人一起许愿。

小周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小的瓶子,小到只能放一张纸条便再也塞不进其他的东西了。每一个瓶子里都放着一张被卷起的纸条,然后周泽楷把其中一个瓶子交给他,再次牵起他的手准备将瓶子放到湖水中。这时,叶修突然拦住了小周。

   “不是说许愿吗?不用在上面写东西吗?”

   “写完了。”

    叶修有些懵。然后忽然间想起来昨天晚上玩游戏时好像有人提议要不要把自己的愿望或者梦想写下来放到一个大罐子里密封起来,等明年此时再打开看,就是这样一个无聊的提案居然通过了......好像当时小周投了赞同票?

    借着月亮的光芒周泽楷看到叶修露出了“等我回去再找你算账”这样可怕的表情。

    瓶子入水后借着微风驶离港湾,带着他们的祝愿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你把罐子里的偷走了,那我们还要再写一个吗?你是怎么在那么多纸条中分辨出我写的纸条的,还是说你每一个都拆开看了?那这么说你应该知道其他人都写的什么喽?”

“嗯。”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放完许愿瓶后两人又回到了房间内,对于两人长时间的消失大家只当做没看见,仍旧招呼两人一处玩耍。

    明天就是动身的日子了,考虑到两个人还要好好休息大家便提早结束了今天的聚会。

    “唉,大家平时也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怎么最近玩的这么疯呢。”已经躺到床上的叶修有些无奈的叹息。

    小周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叶修一定知道答案。

对于他们这些有着不凡身份的人来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每次见面时聚到一起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有些人可能此生无法再见,或是因为事务繁忙或是生死相隔。

想到这小周伸出手把叶修抱进了怀里。叶修没有挣扎,安静的窝在小周温暖的怀抱中。然后,伸出手环住小周的后背。

好在,我还有你。

10.彩虹

第二天早晨,众人慢慢悠悠连说带笑地吃完早饭后正在进行最后的告别,忽然间外面一声惊雷,瓢泼大雨顷刻而至。

雨滴密密麻麻的从天上急速降落,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白色。从屋内隔着一层玻璃看去,外面雾茫茫的像是起了雾似的。雨势这么大,即便停了道路也必定十分泥泞,周泽楷和叶修无法,只得再逗留一晚。打算今天启程的客人也被迫改变行程,被大雨困住无处可去的众人只好聚集在大厅里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或交谈或游戏。

总算挨到了中午。午饭过后大雨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大部分人觉得无趣便回房休息,其他人仍旧聚在一起。

至于周泽楷和叶修,现在正坐在沙发上和朋友一起赏雨呢。

方锐:“啧啧,老叶你平时的骨气呢,怎么现在窝在别的男人怀里挺不起腰了。”

叶修:“首先,小周不是‘别的男人 ’。其次,今天起的太早我有点累。怎么了?”

魏琛:“你确定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睡得太晚?”

叶修:“啧啧,你们两个人思想能不能放干净点,年纪大了就开始为老不尊,回来再带坏小朋友 。”

魏琛:“我就是普通的问候你一句,你想哪去了。倒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让小卢他们看到那可就是破坏联盟未来的罪名了,承让承认。”

方锐:“哈哈哈,现在小乔和小高看见你们都是绕路走。”

叶修想起来之前有一次在走廊上碰见乔一帆,他红着脸欲言又止,一看到有人经过便一溜烟似的逃跑了。

看来乔一帆有什么秘密瞒着所有人......不过很快叶修就把它当成青春期的烦恼抛到脑后了。

“天晴了。”张新杰一成不变的语调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彩虹。”这么简洁的说话方式一看就是周泽楷。

“还是双彩虹,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啊。”喻文州一贯都是笑眯眯的,有种如沐春风又深不可测的感觉,依然猜不透。

“我们现在就走吧。”叶修突兀的提议让全场陷入了片刻的寂静。

周泽楷没有问叶修为什么突然间改变决定,只是默默地答了个“嗯”。

“放心,我们走大路,走到最近的城镇就先歇下。”

“嗯。”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送行,同样的一拨人,同样的两匹骏马,好像没什么不同又好像有什么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次,是真的要告别了。

再见,祝愿我们能再次相见。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