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逢场作戏 四(娱乐圈AU 暗恋梗 慢热)

我回来了~顺手给文起了个名字,总不能一直叫无名啊

就是两个人谈恋爱的小故事,慢热,无虐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正文:

“陈深呢,还没来吗?”

“来了来了,正换衣服呢——这不是过来了吗。”

“对不起导演,下次不会了。”

“你说你喝水都能喝出花来,下次不让你带水进来了!”

“别啊导演,我保证下次喷出来之前打声招呼还不行吗。您又不是不知道人不喝水撑不过三天,我要是......”

“唉!行啦行啦,就你废话多!”

“辛苦导演了,我替陈大明星向您赔个不是。”

一直站在不远处看戏的唐山海终于决定加入两人的对话,虽然不过是换个视角更好的位置看戏而已。

陈深觉得如果能忽略掉唐山海眼中快要溢出的笑意的话,眼前这个人几乎和他认识的那个的优雅美丽的唐山海一模一样。

导演和两人简单聊了两句便接着忙自己的事了,这里只剩下陈深和唐山海两个人。

陈深一下子紧张起来,尤其眼前这人还穿着刚才那件深蓝色的浴衣。蓝色将唐山海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皙,半干的头发、垂落的刘海令这人多了些陌生的亲和,特别是刚才那个笑让他差点以为眼前这个人近得触手可得。

想到刚才喷水的原因,陈深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头。

那时陈深刚刚换好衣服来找导演,结果就看到了正在认真听导演讲戏的唐山海。由于正值夏季又是在闷热的室内唐山海只穿了一件浴衣并没穿外套,至于里面除了内裤有没有穿别的就不知道了。

唐山海的身后有一个人正在给他的头发喷水,往常都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刘海被刻意梳向一边,营造出洗完澡后刘海自然垂落的假象,淋湿的发尾挂着晶莹的水珠。陈深看到有些水珠承受不住地心引力,顺着脖颈滑下锁骨流向被浴衣包裹的胸口。

陈深一向知道唐山海的身材很好,但是如此直观地感受还是第一次,陈深不禁庆幸自己的心脏还算强大。修长的小腿、挺翘的臀部、纤细的腰身以及最引人注目的胸肌,陈深炙热的目光扫遍唐山海全身每一处。

然后,正在陈深专注于视奸某人的时候有位不知情人士从背后袭击了陈深,他不知道陈深嘴里还含着一口水没来得及咽下,于是陈深就杯具了。

不过也多亏了那位不知情者,要不然等唐山海发现某人奇怪的目光后陈深的下场想必也好不到哪去。

好在当时陈深周围只有站在他背后的袭击者,所以除了陈深无一人中标。这一口水除了贡献给地板的大部分外剩下的一滴不落全被身上的衣服抢走了。这边马上就要开拍了,导演无奈地让他赶紧去换衣服。所幸陈深这场的服装并不复杂,只是一套简单的家居服而已还是样式最普通的内种。剧组里这样的服装一抓一大把,所以陈深很快便换好了衣服,回来后导演马上开始拍摄。

这里是一件卧房。卧房的主人舍弃了明亮的吊灯反而打开了沙发旁那盏装饰用的落地灯,暖黄色的光线透过灯罩洒向昏暗的房间,房内的每一处角落都因这灯光染上了暧昧的色彩。

哥哥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敲响了弟弟的房门。

打开门便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在落地灯的光线下他看起来比平日更加迷人。朦胧的光线柔和了他的棱角,或许是错觉吧竟在这人身上看到了温柔,然而哥哥知道温柔的背后往往埋伏着陷阱。危险不会吓退来者,相反危险反而令这人增添了一丝妖异,就像施了魔法似的明明预感到即将面对的狂风暴雨明明恐惧一直在心底蔓延却仍旧心甘情愿献上一切。

优雅,美丽却危险,这就是他的弟弟。

现在他那可爱的弟弟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品着红酒,脸上的满足和享受暴露了这人的好心情。看起来刚刚洗了个舒服的澡,神情中透着一丝疲惫。

“你又这样,把屋里弄得这么暗。”

“习惯了,这样比较有气氛。”

哥哥进来的时候顺手打开了吊灯的开关,房间一下子明亮起来。暴露在白色灯光下的弟弟似乎乖巧了许多,至少不再散发出那样强烈的却致命的吸引力,哥哥不禁松一口气。

“什么气氛,昏昏欲睡的气氛吗?”

“真没情趣,怪不得没姑娘喜欢你。”

“那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妈那张嘴已经够让我怕的了,你可别跟你妈学。”

“呵呵,难得哥这么晚还想得起来找我,让我猜猜......莫非是为了哪家小姐?”

“收起你那幸灾乐祸的笑容。”

弟弟的笑让哥哥很不爽,于是他趁弟弟正沉醉于红酒的甘甜时把弟弟的头发揉成一个鸡窝,并调侃他你现在的发型可以孵小鸡了。

“好啊,我本来还想让你尝尝这瓶我好不容易抢来的红酒,看来只好我一个人喝掉它了。”

“咳,哥哥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怎么样?”

弟弟刚想开口便见哥哥又凑了过来,这回他赶在哥哥下手之前躲开了。

“我就是想帮你把头发弄好,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那你弄吧,弄好了给你个机会。”

“我就知道我弟弟最善良了。”

唐山海感觉到有一只手在他的发丝间游走,轻柔的动作好似在抚摸什么脆弱的东西似的。不一会儿唐山海就感觉到那只手离开了他的头顶,他看到那只手拿起茶几上冰冷的高脚杯,唐山海只好在心里遗憾地叹口气。

虽然知道只是作戏,也知道那人的温柔不是给他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贪恋。

陈深的手掌上有他渴望的温度,那是他一直在追逐又一直在失去的东西,现在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它。

“嗯,不愧是你看上的红酒,味道不错。”

“说吧,什么事。你是不会在这个时间特地来我的房间里找我闲聊的,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看来我猜的没错。说吧,是哪家小姐那么倒霉啊......”

“你小子又皮痒了是吧!”

哥哥用手臂勒住弟弟的脖子将他往自己怀里带,板起脸来的样子有几分父亲的感觉。

弟弟只以为哥哥是闹着玩,没想到这回还真用了点力气。眼看着再闹下去就要出人命了,弟弟为了自己的后半生着想最终选择屈服于哥哥的淫威之下,乖巧地向哥哥道歉。这边哥哥看到弟弟难得这么听话,心情一好非常干脆地放了他,没有像平常似的再去捉弄弟弟。

哥哥是心情好了,陈深又压力山大了。

唐山海还没从刚才的捉弄中缓过劲来,脸上红红的眼睛湿润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可爱。本来裹得很严的浴衣经过这么一闹腰带差点散开,半遮半掩之下胸口春色微露的样子更引人遐想。

陈深和唐山海亲密接触的那半边身子还留恋着他身上的热度,然而那人已经在一脸冷淡的整理浴衣了。

一想到后面没有了这样亲密的戏份陈深就感到一阵遗憾,不过这样的戏份要是多来几次他也受不了。

当然了,在外人看来陈深一直是戏中的好哥哥、本剧的男主角,就连唐山海也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这就是所谓演员啊。

 
PS:关于百粉点文,双重生和ABO肉你们想看哪个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