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逢场作戏 (七)

先甩个目录

说在前面:这章有个新人物出场,这个新人物其实设定都做好了就差名字(其实也没什么设定本来就是个炮灰2333),之前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写到这里时才想起来,本来想用苏三省不过想了想哪怕只是个名字你们可能也会打我,但是实在不想起名字,于是。。。我跟你们讲,你们就把它当成一个真正的新人物就好不要有任何带入!还有我是真爱粉!

正文:

第二天早上陈深先唐山海一步到达片场,果然在这里看到了精神萎靡的徐碧城。

昨天晚上他把唐山海送回房间后就给徐碧城回了一条短信,没想到他的短信发出去还没有一分钟徐碧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陈深:“喂?”

徐碧城:“为什么......”

陈深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他在思考怎么组织语言才能尽量不伤害到电话里的女人。

徐碧城:“为什么......”

徐碧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这一次的语气显得有些急躁。

陈深刚才在短信里说以后还是不要再给他发这种信息了,并且明确的告诉徐碧城“对不起,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伤害到旧情人并不是陈深的本意,但是陈深知道如果有些话不在分手时说清楚了以后大家都不会好过。所以陈深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冒着弄哭徐碧城的风险把话在这里说清楚。

陈深告诉徐碧城他们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他想让她向前看。

陈深说:“你的未来不应该是我。”

电话这头的陈深声音有多冷静电话那头的徐碧城哭得就有多惨。

陈深静静地听着徐碧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他自始至终没有说出一句安慰的话。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他不想给徐碧城造成任何错觉。

电话里的哭声变小了,陈深想徐碧城应该是把电话拿开了。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应该由他主动挂电话比较好。

陈深能想像到徐碧城此刻的样子——她一定正在同一楼层的某个房间内哭得稀里哗啦,那摸样一定很丑。

后来陈深洗了个澡就直接睡觉了。他没有选择马上和唐山海分享这个消息,反正明天唐山海都是要知道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果然,唐山海来到片场后也立马察觉到了两人的不对劲。唐山海很自然的问了,陈深也很自然的回答了。

陈深半开玩笑地对唐山海说:“为了你这回我可是做了一回渣男,你说怎么补偿我?”

唐山海一愣,指了指自己:“为我?”

陈深说:“兄弟的女人我怎么好惦记呢。”

唐山海知道陈深是在拿他和徐碧城传绯闻的事开玩笑,只是跟着笑了笑也没回嘴。刚才因为陈深一句话而突然间加速的心跳因为陈深的另一句话平静了下来。

当天拍戏的间隙唐山海找到了徐碧城,和她神神秘秘地说了些什么。陈深不知道当时俩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那之后徐碧城倒是没有再刻意躲着他,虽然两人相处的时候还是会不自然就是了。陈深料想唐山海应该是说了一些安慰徐碧城的话,对此陈深还是很感激唐山海的,毕竟有些话站在他个人的立场上不太方便说。

陈深:“山海,还是你懂我啊。”

拍戏间隙抓紧一切时间研究剧本的唐山海:“?”

陈深笑了笑,没做解释。唐山海也聪明地没有问下去。

事实上那天唐山海确实安慰了一下徐碧城,但是徐碧城的一句话却让他很不舒服。其实那句话很普通,说出来的人也没有多想,但是唐山海就是莫名的觉得有哪里不对。

徐碧城说:“你和陈深关系真好,我有点羡慕你呢。”

唐山海:“此话怎讲?”

徐碧城:“你别看陈深这个样子,其实他真正称得上朋友的人不多。大学时就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好接触实际上比谁都高冷,也许应该用冷漠形容他比较合适吧?哎呀,反正凭我多年的经验他对你是真心的!”

徐碧城说这话时是笑着得,虽然灿烂的笑容中有着抹不去的悲伤。

他和陈深本来就是好朋友,徐碧城也只不过是感慨了下“你们关系真好啊”而已。但是唐山海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回去后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结果,最后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几天之后的某个中午,唐山海和陈深吃完午饭后随意找了个角落休息。俩人聊天的时候唐山海突然想起了徐碧城的那句话,于是他问陈深:“你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吗?”

陈深:“当然了,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说着一条胳膊搭上了唐山海的肩。

唐山海皱了皱眉头,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实际上,这个问题的答案正是陈深撒谎的原因。

好兄弟?别开玩笑了,哪个变态会天天想着把好兄弟拉上床上了他。

有些人在你看到他/她的第一眼时你就知道你们之间永远不会存在真正的友谊。陈深第一次看到唐山海时便隐隐有种感觉,后来这种感觉愈见清晰,事实证明他无法把唐山海当成纯粹的朋友,他只想和唐山海做恋人。他本想让时间冲淡这股执念,却忘了执念为何被世人称为“执念”。于是他从一开始的来去自如到如今的深陷其中,最初明明只是抱着好玩的态度现在却大有“非你不可”的趋势。

陈深苦笑,他这次可玩大了。不过好在他不光把自己玩了进去,对方被他这把火烧得也无法自保。

陈深不知道自己在唐山海心中是什么地位,朋友?又或者是比朋友暧昧一点的存在?只是,唐山海对于自己的撩拨和暗示并非毫无反应。他能看出唐山海在掩饰,他能看出那人的心里并非一片止水。所以,也许唐山海也有相同的感觉?也许唐山海也对他产生过某种超越朋友的欲望?

陈深必须承认他的自我感觉有些良好,但是他还是坚持认为唐山海对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觉的,虽然好像只有一点点但是总算看见了胜利的曙光不是?

每次这么想陈深就觉得自己充满了干劲。

最近唐山海的不对劲陈深一直看在眼里,但是他没有去干预。陈深的直觉告诉他这次唐山海的不对劲和自己有关,并且这可能会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一个转折点,但是这条路拐过这个弯后是通往平坦的国道还是通往颠簸的乡村土路陈深就不知道了。

这边的陈深忐忑着,那边的唐山海也不好过。

最近剧组里来了个大明星。那人是当下最红火的新晋歌手,帅气多金。你猜他来剧组干什么?客串个小角色?NONONO......人家目前还没有往娱乐圈发展的念头,人家只是来探唐山海的班而已。

张若昀和唐山海算是竹马竹马,两家是世交,彼此父母就是多年挚友,两人的关系也从父母那里继承了下来。虽然没好到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程度却是唐山海最信赖的朋友。

正好这几天唐山海心情比较烦躁,好友的到来让他可以暂时放松一下心情。

想到那个烦心事,唐山海决定还是请教一下身边的这位老司机。

唐山海:“要是我交了女朋友你会嫉妒吗?”

好友:“我自己有为什么要嫉妒你?”

唐山海:“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会嫉妒我的女友吗?”

好友:“为什么?”

唐山海不知道好友的脑回路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转了几个弯他只听见接下来好友非常做作的大喊“我不搞基!我是直的!”然后冷冷的看着好友捂着菊花瑟瑟发抖。

看来他下次挑剩下的剧本就甩给这个货好了,多少还有点演技嘛。

张若昀这人忘性有点大,他马上就忘记了刚才诡异的对话继续和唐山海愉快的玩耍。然后在他正赖在唐山海身上愉快的看电视时唐山海突然一本正经地把他的身子扭了过去来,抓起了他的一只手一本正经地问:

“你现在有感觉吗?”

“有,你手好冰。”

“那是因为刚才我用凉水洗了个手。”

张若昀刚想把手抽出来就听见唐山海问了一个更加诡异的问题:“我是说你有没有心跳加快之类的感觉?”

然后唐山海就看见好友猛地甩开他的手跳到角落里再次大喊:

“我不搞基!我是直男!”

唐山海:......

第二天张若昀临走时语重心长地对唐山海说:“我真的是直男。”

唐山海扶额,冷冷的吐了一个字:“滚。”

这几天除了玩闹唐山海还是有些收获的,比如说迟钝如他也察觉到了他和陈深之间的不对劲。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是被陈深掰弯了????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弯的???总感觉陈深好像没做什么......

嗯,陈深是没做什么,因为是他自己弯的。唐山海心情复杂的想:现在想来好像从第一次看见陈深时就有种触电的感觉,难道说其实先弯的那个人是我?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他好像确实是对一个男人动了情,可是那个男人是怎么想的呢......

虽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过唐山海还是决定试探一下陈深。

 

PS:下一章糖堆要搞事。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人想看糖堆主动告白(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其实糖堆第一次见陈队的时候确实对对方有好感,但是那种好感不强烈,“可以是你”但是不是“必须是你”,如果陈队不来撩拨糖堆的两人大概会成为陌路人???糖堆喜欢上陈队是后来的事情了。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