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唐网骗(五)

我肥来了,这次量有点少,最后小小地水了一把......

以及,现在陈队还不敢做些什么:)

依旧00C预警,我已经不管人设了,随便写吧==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正文:

[请叫我深海少女]:在吗

[秦时明月没有汉时关]:?

[请叫我深海少女]:想请你吃个饭

[秦时明月没有汉时关]:你是不是糊涂了,我还在大洋彼岸呢

[秦时明月没有汉时关]:等我下次回国吧

[请叫我深海少女]:哦,是吗

[请叫我深海少女]:唐女士......哦不,唐先生

[请叫我深海少女]:唐山海先生?别纠结了,我都知道了

[请叫我深海少女]:我和我的朋友想见你一面,忘了说我们恰巧是同城,巧不巧?

[请叫我深海少女]:所以,这周五晚上七点半宜昌路那家日料店怎么样?那里就一家日料店,非常有名,你不会不知道吧?

[请叫我深海少女]:那就这么定了?

[请叫我深海少女]:给我个回应嘛,唐先生

[请叫我深海少女]:毕竟做了这么久的朋友,你会来的对吧?只要你来的话我们以后还是朋友,怎么样?

[秦时明月没有汉时关]:好

只是在数字键盘上按下三个英文字母而已,却仿佛抽干了唐山海的力气。打完这一个字后唐山海马上关掉了手机。他觉得自己现在急需一桶装满冰块的冰水从头顶上浇下来,好让他彻底地冷静一下。

所以说,这怎么就暴露了呢?没有丝毫准备,猝不及防地......就这么被发现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唐山海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碧城那里?

嗯,恭喜你猜对了一半。

 

在唐先生的提心吊胆中周五很快就到了。如果不是中国政府禁枪支的话唐山海很想带一支枪赴约,天知道对方会不会一怒之下一刀捅了他或者一酒瓶子开了他,虽然他们见面的地点是一家以价格贵上天而闻名于城的日料店而不是街边的大排档。

最后唐山海秉着守法好公民的原则只带了一把瑞士军刀赴约,虽说唐山海并不打算拿这把刀做些什么,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不是,我位子都订好了,你说不来就不来了?”

电话那头的苏三省此刻也是一脸无奈,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错过这个宰陈深一顿的机会好吗!难得陈深请那么大一顿。然而......谁让毕忠良不配合呢。

“我也不想,可是上面的命令我不能不听......”

 

临下班前,苏三省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一会儿到点马上闪人,谁想到这时候毕忠良突然冒了出来,不好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反倒跑到他这个小地方来瞎晃悠。这不,扔下一个文件夹告诉他明天一上班交过去他自己就闪人了。

苦逼的苏三省只好乖乖留下来加班。

 

“好吧,那你的那份我就替你吃了。”

“诶——记得给我打包一份啊!”

“嘟——嘟——”

“......”

 

七点半,井上寿司

唐山海依旧是一身万年不变的西装,高级订制的宝蓝色格子西装,双排扣的设计更能勾勒出纤瘦的腰线,西装马甲将唐山海的胸肌紧紧缚住,勾勒出性感的线条。

陈深找不到比唐山海更适合穿西装的人了,在他的身上西装总是能被诠释出各种味道,陈深也找不到能把西装穿得比唐山海更性感的人了。

每次看到唐山海穿西装陈深总是会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个想法——将扣子一个个解开,将衣服一件件扒下来,最好能有绳索什么的事先把他绑成想要的姿势......这样的念头在陈深第一次看到唐山海穿西装出席活动的照片时便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轮廓,而当他第一次看到本人出现在他面前时这个想法才真正丰满了起来,并且几乎伴随着之后他们的每一次见面。

“你好。”唐山海礼貌的向陈深打招呼,清冷的声音一如他给人的感觉。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总是在不动声色的诱惑着对方,尽管这是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

唐山海解开了西装外套上靠下的扣子,只留了上面的一颗,然后轻轻地拉开凳子坐了下去。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优雅惑人。

唐山海本来就很喜欢日料,这家日料虽然是以价格贵而出名不过味道也是交口称赞的,唐山海吃得很满意,如果忽略陈深有些奇怪的目光的话。

陈深也吃得很满意。有这么一位美人作伴,哪怕是大排档都能吃出法国大餐的味道。

吃完饭后,陈深邀请唐山海去旁边的电影院里看电影。本来唐山海是拒绝的,两个大男人大晚上去看电影听上去就很奇怪好不好?但是耐不住陈深真挚的邀请,更何况那个电影是他一直很想看却一直没有时间看的。再者,他确实和陈深聊得很愉快,两人有很多共同话题,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唐山海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状态了,他很享受和陈深聊天时可以尽情舒展的感觉,也很喜欢陈深身上那种莫名的安心。

“如果他是个女人或者我是个女人,那今天大概就会一见钟情了吧......”坐在电影院里等待影片开场时唐山海想。

影片不负唐山海的期望,甚至好看到超乎期待。影片散场时已快十一点,由于陈深没有开车来唐山海便提出送他回家,一路上两人一直没有停止交谈,车里的氛围十分轻松,临分别时两人都有点不舍。

至于被陈深抛弃在那所餐厅所在的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里的SUV......反正明天会有人帮他开回来的。

 

周一早上,陈深刚在办公室里坐定苏三省便窜了进来,一进门就不客气:

“我的那份呢?”

“嗯?哦——我吃了。”

“......”

然后陈深默默的拉开了抽屉,拎出一个饭盒。

“给你的。”

“!”

“谢了兄弟!”

苏三省拎着饭盒心满意足的出去了。临走前突然想起一件事,回过头来问陈深:

“昨天的见面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别给我装傻,那人怎么样?”

“挺好的。”

“来点具体的。”

“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那可是敌对公司的......”

“罗密欧与朱丽叶不也是敌对阵营的吗?人家还不是相亲相爱流传千古。”

“所以人家悲剧了。”

“可是我又不是罗密欧,他也不是朱丽叶。”

“你......”

“工作完成了吗?苏总还真闲啊,好走不送。”

“......”

嗯......确实值得交往,不过是作为男朋友。

    另一边兢兢业业给上司打工的唐山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只饿狼惦记上了。

 

PS:我在考虑要不要写个深海的西装PLAY,就是把陈队的想象变成现实......目前还在考虑中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