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白谁是小白

同人文小写手一只,请多指教( =①ω①=)

【深海】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唐网骗(六)

依旧短小君

(一)

(二)

(三)

(四)

(五)

正文:

虽然见面时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不过唐山海并不会天真地认为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他耍了陈深是事实,他的身份他的目的陈深不可能毫无察觉,可是现在陈深不仅没有疏远他反而在刻意接近他,怎么想这都很反常,所以他必须提放陈深的报复。

被唐山海怀疑的陈深此刻正在毕忠良的家里做客,毕忠良有事还没回来所以他只见到了毕忠良的妻子。

刘兰芝亲切地拉着他的手,家长里短话个不停。谈着谈着说起了公司最近的流言,别看刘兰芝不在公司里上班可是这耳朵比谁都灵。

“听说你找着女朋友啦?”

“这都是他们瞎传的,哪有这事。”

“你唬得过他们可唬不过我!快说,是哪家姑娘啊?”

“真的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当然不是了,人家分明是个小伙子。

“你要是真的有了喜欢的姑娘一定要跟我说,喜欢就去追别拖拖拉拉瞻前顾后的。当心以后把肠子悔青了!”

“人家还不见得看得上我呢。”

“这叫什么话!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拿出你的自信来!诶,你快跟嫂子说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是。”

“到手了吗?”

“......还没。”

“那还不去追啊!等着人家姑娘自己送到你手里吗!”

“嫂子,如果我喜欢的是竞争对手的人,你也这么支持我吗?”

“这......”刘兰芝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她还是坚定地表态,“嫂子当然支持你!”

“商场上哪有什么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今天是敌人明天说不定就是朋友。再说了,现在又不是战争时期,你喜欢的也不是人家敌营的人,你也不是罗密欧她也不是朱丽叶,哪有那么多有的没的。喜欢就去追,毕忠良那有我呢!”

“有嫂子就去这句话就放心了,我这不是怕老毕吗......”

“诶诶诶,你这又说我什么坏话呢?”

“今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我和小陈聊得正好呢!”

“合着我回来早还有错了,那我再回去加个班?”

“你们俩,就知道拿我寻开心!”

“哈哈哈......”

......

老毕家里这一趟真是没白去,有了刘兰芝的一句话就相当于有了一块免死金牌,老毕那他正愁怎么去说呢。

过了老毕那一关他便可以放心大胆地追求了,其他的事情等到了那时候再说也不迟。

毕忠良是他的恩人,也是他的上司,既是他生活中的好朋友又是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商人毕忠良。他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能在这样一一座吃人的城市打拼到如今的地步几乎全靠毕忠良夫妇的扶持,于公于私他都应该跟老毕说一声,毕竟他这次追求的人不同以往。更何况自己之前和唐山海往来的事情毕忠良已经知道了,他不能再惹毕忠良的怀疑了。至于唐山海的身份......还是等追到了人再说吧,虽然老毕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但是至少给嫂子一个缓冲的时间吧。

他不奢求毕忠良能这么快就理解同性之间的爱情,但是他希望毕忠良至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

陈深走了之后毕忠良夫妇关于他的话题并没有因此停止。

刘兰芝:“看来陈深那孩子这次是认真的。”

毕忠良:“是啊,以前这种事他从来不跟我说。我怎么说那小子最近那么奇怪,原来是心有所属了啊。”

刘兰芝:“可是听说那姑娘是......”

毕忠良:“那就是他的问题了,如果识人不清我一样拿他是问。不过我看那人不像......”

刘兰芝:“你知道那人是谁?快给我说说!”

毕忠良:“我明天一大早还有会呢,快睡吧。合作那事还得再表决呢。”

刘兰芝:“就是和李默群合作那事?还没通过呢......”

毕忠良:“内部意见不统一,我有什么办法。”

刘兰芝:“那就快睡吧,晚安。”

毕忠良:“晚安,明天早餐我就不在家吃了。”

刘兰芝:“知道啦。”

 

陈深从毕忠良家里回来后并没有马上展开追求攻势,而是选择维持现状不变。他在唐山海那边的好感度还差一点,如果不把这最后一点刷完那他的计划可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唐山海的生活又平静了一段时间。

这天苏三省在陈深这儿交代完工作后又赖着不走了,神秘兮兮的关上门后终于露出了马脚。

苏三省:“你和唐山海,怎么回事啊?”

陈深:“什么怎么回事。”

苏三省:“你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了?你也知道他接近你的目的不简单......”

陈深:“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三省:“你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陈深:“还能怎么样,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陈深:“好了,你既然这么闲不如帮我干点活吧,balabalabala......”

然后苏三省意味深长地瞥了陈深一眼,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陈深知道苏三省大概又误会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

于是第二天早上唐山海就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了一株铃兰。花盆里插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山海想自己又不是淑女便以为是送错了人也没在意,不过这铃兰自己的确挺喜欢的,便放在窗台上养着顺便等它真正的主人来接它。

然而第二天早上他没有等来那盆铃兰的主人反而等来了一束芍药,几片白色的花瓣包裹着黄色的花蕊,花瓣上还带着水珠。和昨天一样,今天的花束里依然插着卡片。第三天、第四天......周末干脆寄到了他家里,如此唐山海哪能不知道是有人在耍他呢,那人总用“佳人”“美人”这样的字眼来称呼他,连性别都搞错了难道不是故意要恶心他的吗。

另一边的陈深并不知道自己出师不捷,仍然在为表白计划的第二步而忙碌着。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每天送的花都不重样但是恰恰都是唐山海喜欢的。对方从来没有送过红玫瑰这样艳俗的花朵,从这点上来说对方的品味还算不错

第三十天,卡片内的内容有了变化,这回不再是一句话而是变成了一段话:

若佳人有意,本周五晚八点翠青见。

翠青?那不是家湘菜馆吗......

唐山海皱了皱眉头,刚想夸他品味好就约在湘菜馆见面。

这一个月来像送花这样的惊喜他大大小小收到了不少,比较多的时候是吃的,恰恰每次寄来的都是他喜欢吃的,当然了无一例外的里面夹杂着一张卡片。本来唐山海以为对方是在耍自己,不过从对方的用心程度来看似乎说不通。可是从对方的言辞来看也不像是女生,唐山海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位男性追求者出来。

不管是谁,周五见了面便知。

关于神秘人的身份唐山海也不是毫无头绪,从种种线索来推断陈深似乎是最合适的人,可是又是最不可能的人。如果说这一切只是为了报复他的话他完全不用这么麻烦,如果是为了别的什么那唐山海就猜不到了。又或者干脆是别的人干的这一切本就与陈深无关?

总之,到了周五晚上一切便真相大白。

但愿如此。


评论(2)

热度(55)